面对沐沉贤歇斯底里的质问,年纪轻轻的李玄音,终于承受不住,一口精血便喷了出来。

屈尘现在不懵了,立刻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李玄音。

李玄音脸色惨白至极,他伸手轻轻的擦拭着下巴上的血迹,殷红的鲜血,刺激着他的神经,他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,都变的很虚幻,很不真实。

他绝对不相信,玄天宗最精锐的一百多人,就这么死了!

玄天宗其他长老或者弟子,死多少,都不会让李玄音急火攻心当众吐血的。

只有这群长老,是他的嫡系,是他最大的依仗。

如今,他依仗多年的王牌没了,他如何能接受这个事实呢?

他推开扶着自己的屈尘,口中发出如野兽一般的嘶吼。

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昆仑三老,十二仙亲自坐镇!谁能无声无息的杀死这么多人?

一定是搞错了!

本座绝对不相信,石龙岭的一百多长老,在短短的半个时辰内,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全部屠杀!”

书房内,没人相信这是真的。

但石龙岭那边还是一封接着一封飞鹤传来。

李玄音不等叶大川动作,自己上前截住了每一只纸鹤。李玄音摊开一张黄纸,看了上面的内容,立刻道:“没错,一定是假的!石龙岭所有的尸体,都没有头颅,更没有证明身份的法宝!那里死的人绝对不是我玄天宗的长老!

一定是敌人的障眼法!对,是障眼法!”

李玄音自欺欺人的对着沐沉贤等人大声的叫喊着,形如疯癫,哪里还有半点宗主该有的沉稳?

众人没有说话。

李玄音的声音也越来越低了。

他也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。

他也知道石龙岭的那些残尸都是玄天宗长老。

他只是不愿意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罢了。

急火攻心之下,李玄音再一次的喷了一口精血。

这一口血,似乎让他从疯狂之中冷静了下来。

他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太师椅前,无力的坐下。

愤怒,悔恨,绝望,各种情绪萦绕心头。

片刻之后,他痛苦的闭上眼眸,沙哑的道:“马上调派弟子前往石龙岭,一定要搞清楚石龙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是谁干的!”

从接到石龙岭传来的消息到现在,上官玉都是一言未发。

就算李玄音两次吐血,她也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坐在椅子上,宛如木头人一般。

此刻,上官玉终于站了起来。

她一字一句的道:“不能派人前往石龙岭。”

李玄音等人看向了她。

李玄音道:“师妹,你这话什么意思?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难道不要调查清楚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