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发明也真是敬了宋三喜的酒,表示以前多有得罪,小宋你别往心里去。以后,在省城,有什么事,找到三叔,好使!

宋三喜当然客气一番,说我可不会多事,也不惹事,正经行行医,做做生意就得了,尽量不给韩老、三叔添麻烦,做个好公民,爱国爱人民,不也就挺好了?

喜教父,能言善道,把气氛弄的一团和谐。

酒席间,韩老关切的说:“小宋崽崽,听说你离婚了?”

这个话题,让韩发明心里一突突,很高兴,很关注。

“是啊,小宋,咋就离了呢?我爹还说,以后穿不上你媳妇做的千层底儿了。”

宋三喜淡笑,点点头,“嗯,婚是离了,没办法。”

“哦,怎么个原因?”韩老依旧关切。

“其实吧,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”

韩发明直接上赶子,“小宋,你傻么?不知道什么原因,你就离了?我可清楚,你除了保留自己的药业,剩下的,可算是净身出户了啊!药业,现在还负着债,不赚钱呢!”

旁边的韩老,也是惊呆,默默的点点头,感觉这孩子的婚,离的稀奇古怪。

“呵呵”宋三喜笑了,“网上说我是渣男,可能从前的确是这样。现在,我尊重苏有容,尊重她的决定,不想让她不开心,所以她说要离,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挽回。离就离吧,说不定哪里,还能复呢,对吧?”

他说的很轻松自然,也很坦白。

韩老哑然一笑,“你小子,还这么听女人话?浪子回头是块宝,这苏有容也真傻,不要你这块宝了?”

韩发明也觉得好笑,“小宋,再尊重,也不是这个尊重法吧?这婚离的,你损失太大了。”

宋三喜摇摇头,“以前不务正业,好吃懒做还烂赌,算是亏欠她和孩子吧,补偿一下,也没什么不可。再说,钱也不是人生的全部。钱,没了,可以再挣。有些心灵上的愧疚,再多的钱,也没法弥补的。所以,罢了,来,喝酒。我还在生活要继续,要奋斗,有容也一样,离了婚,也还好。”

说实话,看起来,他挺洒脱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