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

杨军捂着肋部,疼的钻心。

身体,站不直了。

出场时的彪悍,拉风,都消失了。

帅不过三秒,说的也是这种人。

他痛苦,耻辱,不满:“我都这样了,应该接受治疗,你还让我跪?你还是不是人?”

宋三喜居高临下似的,看着对方,一个字一个字的蹦。

“你怂恿杨雪虐打我们家有欣,就是人吗?不跪,我就再打断你几根肋骨,打跪为止,或者打到你平躺下来也行。”

这气场,才是真的强大。

杨军,怂了。

只能,跪下来。

不敢乱动,一动,断骨就疼。

杨雪四个,绝望,崩溃。

一起,跪!

特别是杨雪,愣没想到。

散打冠军的堂哥,在宋三喜面前,如此不堪一击。

简直,跟他么纸糊的人一样。

太丢人了!

然而,丢人的事情,接连而来。

刚跪好,手术室门开了。

苏有欣,平躺在担架车上,被推了出来。

扎着消炎的点滴。

头上,纱布。

换了病号服。

小脸,苍白。

受的苦多了,面无血色。

门外的情形,她惊呆了。

看见宋三喜,当场凄叫一声姐夫,便泪如雨下。

委屈的少女,眼泪是最好的伙伴。

而二姐夫,才是她最强大的依靠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