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章

“但,遇上这种牛,放养的,体壮健美,生命力强。就不是一锤子买卖,可能要好几锤子,才能砸晕。”

“牛痛苦,人也痛苦。剧痛之下,牛万一挣脱了,就有点麻烦。大过年的,伤着人了,更不好。”

“痛苦下的牛,身体里的腺体会有应激素产生,肉质什么的都会受到影响,口感也不能达到极致。”

这些话,在理。

两老和不少人,都默默点了点头。

韩发明冷笑道:“小宋,你说了这么多,到底怎么个杀法?难道,你还能让牛快乐的死?”

大家又笑起来。

宋三喜丢了烟头,“嗯,大概差不多。”

韩发明:“”

无语。

所有人,被吊起了胃口,更关注起来。

全场,几乎无声。

宋三喜道:“永年哥,拿个干净桶来,准备接牛血,这可是个好菜。”

崔永年没二话,一只干净桶,提了过来。

宋三喜嘴里,叼着杀牛刀。

英挺帅气的脸,造型洒脱,酷酷的。

不少人,暗赞不已。

他拿起帕子,在牛眼晴前慢慢的晃了晃。

另一只手,轻轻的在牛背、牛肚上,摩挲了起来。

那手法,很优雅。

韩发明笑了,“我说,你小子,还在给牛做保健?”

全场,有笑声。

韩老皱了一下眉头,瞪着儿子,“你不说话,没得人拿你当哑巴!”

韩发明马上闭嘴,一脸严肃。

心里,冷哈哈的笑。宋三喜这狗崽子,疯子!

哪有杀牛前,这样干的?

但,宋三喜一边晃帕子,一边按摩,还说话,认真的很,声音也很好听。

“牛啊,不怪人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