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又不是不知道,苏凝陪她走过人生中最灰暗的那段时光,就是跟他那三年苦闷的婚姻还有离婚后的那些日子,苏凝的重要性可想而知。

最要命的是,俞恩还趴在他怀里继续软绵绵地说:“你以后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,太揪心了,因为我总会第一时间去想你们遭遇什么意外,试图用这样的事情来判断你们到底谁对我更重要。”

“可我一想那些不好的事情就整个人都要难受死了,我承受不了你们任何一个出什么意外。”

俞恩本来就是温软的人儿,即便说着这样的话语气也软绵绵的,带着几分委屈和控诉,傅廷远瞬间就什么怨气都没有了,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心疼和自责。

他搂紧了她道歉:“对不起,我以后再也不问了,都是我不好。”

他也不知道自己发哪门子的疯,就是忽然想跟苏凝争个孰轻孰重,这下好了,非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,反而把俞恩给惹伤心了。

都是他的错。

他以后再也不问了。

他在她心里排第几位也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是他的妻子,是他两个孩子的母亲,是要一生一世陪在他身边的人。

这就足够了。

终于将傅廷远的怨气给安抚下去了,俞恩终于能够安安静静去洗澡了。

哎,她的日子也挺难,每天要哄两个孩子,还要哄男人。

从苏凝跟周长宁的婚礼上离开,宋迎便打算直接去机场,许航拦住了她:“你陪我回去拿行李吧,我顺便跟我爸妈告个别。”

“我原本是计划明天去z城的,还约了他们晚上一起吃饭,现在计划变了,我得跟他们打个招呼。”

许航这一点倒是没撒谎。

他以为婚礼奔波一天宋迎肯定会很累,今晚八成会在江城住一晚修整一下明天再回z城,所以他做出的计划也是明天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