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久,唇分。

辛西娅小脸通红,小声嗔怪道:“杨先生真是坏透了……明明醒了还装睡。”

杨天坏笑起来,说:“不装睡,怎么能体验到美少女偷偷亲我的刺激呢?”

辛西娅顿时不好意思极了,羞耻得身子都微微一颤,“不许说了!那……只是闹着玩而已,总之……总之就是不准提啦!”

杨天哈哈大笑,笑得很是开心,搞得辛西娅都一阵粉拳捶打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而就在这时……

“啊啊啊啊!”一声哀痛至极的惨叫声从左侧隔壁传来。

虽然因为吼得很撕裂、不那么好辨别,但依稀可以听出,这应该是艾德文的声音。

辛西娅听到这声音,愣了一下,懵了,“这……怎么回事?这是艾德文先生的声音吗?他……难道被人袭击了?”

杨天当然是知道是怎么回事的,但也不说,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,说:“听上去好像挺惨的,要不咱们过去看看?”

“嗯……毕竟是同行的人啊,万一出事了可不好了,”辛西娅点点头道。

两人下了床,因为本身就没怎么脱衣服所以也不用浪费时间穿,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之后,两人就走出了房间,来到了左侧的房间,也就是本属于杨天的房间。

房门竟是没有关上,而是虚掩着。

杨天推开门,两人走进去,只见屋子里是一片狼藉。

桌子翻了,椅子倒了,柜子也被挪动了,地上散落着许多衣物以及撕裂之后的碎屑。同时,一进屋,一阵微微有些刺鼻的特殊气味就铺面而来,让人感觉到浓浓的腥臭。杨天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味道。而哪怕是纯洁的辛西娅,闻到这样的味道,再看到这满

地的狼藉,也隐约能猜到这是什么味道了。

而床上,艾德文正一副崩溃的样子,跪坐在床中间,身上只穿了条短裤,其他衣服似乎都已经在地上了。

“啊……这……”辛西娅看到艾德文只穿了条短裤,顿时有些不好意思,往后缩了缩,躲在了杨天的身后。

而艾德文此刻也总算注意到杨天二人的进入了。他浑身一僵,但是心中的崩溃,竟让他一时之间都不太在意辛西娅的到来了。

他愤怒而崩溃地看向杨天,大吼道:“怎么会这样?你对我做了什么?我……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?我难道跟那个女人搞在了一起?哦不,不会吧,怎么可能啊!”

艾德文显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。

那个女人是他找来的,他自然知道有多不干净。

如果他只是一个没忍住,来了一发,那或许还有侥幸不染病的机会。

可看这情况,昨晚他是中了药,来了一场史诗级决战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